Loading...
【美文】余秋雨新作《品鑒普洱茶》七
發佈日期::2014/3/13、瀏覽次數:1881
秋雨新作《品鑒普洱茶》七
文/余秋雨 來源:2012-03《美文》上半月刊

  說到力度,我不能不表述一種很深的遺憾。普洱茶的口感,最珍貴、最艱深之處,就是氣韻和力度。但是,科學家們研究至今,還無法說明氣韻和力度的成因。有人說,茶中之氣,可能來自於一種叫“鍺”的成分,對此我頗有懷疑。我想,鍺,很可能是增加了某些口味,或提升了某些口味吧?應該與最難捉摸的氣韻和力度關係不大。雖然最難捉摸,但一上口就能立即感知,而且是一切老茶人的共同感知,這是何因?依我看,秘密還在那群微生物身上。天下一切可以即時爆發的氣勢,必由群體生命營造,可惜我們對這種群體生命,還那麼無知。把原因歸之於鍺,好像是以化學替代了微生物學。

  除了氣韻和力度,普洱茶的特殊香型也還是一個謎。過去有一種幼稚的解釋,以為茶樹邊上種了某一種果樹就會傳染到某種香型,這種說法已被實踐否定。據現在的研究,普洱茶的香氣,是芳樟醇(也即沉香醇及其氧化物)在起作用。這種說法可能比較靠譜。但是,普洱茶除了樟香之外的其他香型如蘭香、荷香、棗香、青香,那是芳樟醇範圍裡邊的不同類別,還是出現了其他什麼別的醇?

  還有,科學家認為,普洱茶的防癌作用主要是靠茶紅素,但是,我們對茶紅素又瞭解多少?它究竟是什麼?何時能分解出來?

  又有科學家設想,普洱茶的最好原料是千年古茶樹,那些茶樹為什麼千年不凋,仍有產出?除了微生物的辛勞之外,是不是還有一種“長壽基因”?如果是,那麼,這種“長壽基因”到底是以一種什麼方式存在著、轉換著?

  這樣的問題,可以無休無止地問下去。

  很快我們發現,有關普洱茶的很多重大問題,大家都還沒有找到答案。因此,最好不要輕言自己已經把普洱茶“徹底整明白”了。記住,就在我們隨手可觸的某個角落,那群微生物正交頭接耳地在嘲笑我們。而且,它們確實也有足夠的資格嘲笑。

  由此想起幾年前,閆希軍先生領導的天士力集團聽到了“科學普洱”的聲音,便用現代生物發酵工藝萃取千年古茶樹中有效無害的成分提煉成“帝泊洱”即溶飲品,為普洱茶的功能化、便捷化、國際化打開了新門戶。在香港舉行的發佈會上得知,為了研究的可靠性,他們曾經一次次動用上百隻白老鼠做生化實驗。我隨即在發佈會上站起來說,自己是一百零一隻白老鼠,無意中也接受了實驗,而且還願意實驗下去。

  但是,我更想在實驗中把自己變小,小得不能再小,然後悄悄溶入那支微生物菌群的神秘大軍,看它們如何從原始森林的古喬木大葉種開始,一步步把普洱茶鬧騰得風起雲湧。

  當然,對我來說,普洱茶只是一個觀察樣本,只要進入了微生物的世界,那麼,我對人類和地球的感受也就完全不一樣了。於是,我再由小變大,甚至變成巨人,笑看茫茫三界。

  對不起了,普洱茶,我所關切的事,畢竟要比你大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