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故事】茶商故事:我為何從股市到茶市
發佈日期::2014/3/19、瀏覽次數:2093
茶商故事:我為何從股市到茶市
 
  玩股自由,各人喜愛,我從來也不橫加意見。但到位我店裡玩茶藏茶的朋友一旦相熟,我一定叫他不要玩股票,沒多大意思。原因一來是股市結構有問題,這個如政壇,不能做到西方真正意義上的民主選舉。二來是中國人養成的某些習慣所致,公司創立就是為上市,上市那下子能瞎不少錢,這點和西方不一樣,西方就真是發展中為了募集資金,一旦自己足夠了,很多都選擇退市,做回私人公司。第三,就是真正難有持續長期發展的公司,即便有這些公司,上頭也有個母公司,隨時節流利潤,如五糧液就最明顯了。
 
  突然想對股市廢話連篇,是看到見今天股市又跌入2000點了。回想這波熊市已經持續了六七年了,如您把精力投入股市,為了等待牛市,又耗去人生最寶貴的七年,尤其假如您是80後的話,這七年太黃金,太珍貴了。關鍵是之前你耗去了七年,後面還要耗幾年你又不知道,未來假若你還一如既往投入股市的話,前方就是個黑洞,茫茫讓你看不清方向。
 
  這又使我想起了自己人生最痛苦的那三四年。前一波的牛市,發生在06-07年,再前一波的牛市在2000年,我就在兩千年的時候,全倉殺入,中間一直苦等牛市,耗去了我三十歲階段最黃金的幾年,現在想想真捶胸頓足,幹什麼不好,打分工都活的瀟灑快樂,一入股市深入海,從此不知哪是岸。
 
  還是老天眷顧我,給了我一根叫普洱茶的救命稻草,而且被我牢牢的抓住了。我並非是那種愛賭之人,內心還是理性的,去澳門玩十年,我從來都沒有下過1萬港幣的注碼,雖然我贏過這麼多。但對普洱茶從一見之初,我就有一種預感,絕對正確,風險很小,機會實在太大。所以我一投入普洱之初,就堪稱那個時代的巨量,而這些資金都是我在股市上再次斬首斷腳得來的,但一旦斬倉我就有種解脫感,終於不會再被這些所累,因為中國股市內部的疾患我早已看的一清二楚,這些疾患根本無法讓中國股市做到西方股市的公平,所以裡頭都是充滿了爾虞我詐,和資訊高度不對稱以及上市公司的不誠信,若人短短的一生都耗在這裡,如同被人軟禁了一般。脫離股市那刻我感覺脫離苦海,從此蛻變成蛾,一身的輕鬆直至現在,充分享受人生應該享受的開心和自由。記得我一個花都的朋友也炒股,我不知道勸過他多少年了,但他一直就在玩,也許這也是種遊戲吧,讓他這麼惦記。有次股市大跌,他周圍的一個朋友感覺機會來了,要逢低補倉,資金不夠,問我能否回收十件阿凡達。我當然大喜過望了,給他一個很好的回報率,他根本都無法在這年股市上找到的。可惜我看股市一直跌下去,而我和他回購後的阿凡達估計又漲了四五十個點,哎。
 
  當然現在普洱茶市場不如我剛入道那幾年,也充滿了風險,但總體而言,都要比股市健康健全多了,這裡也有中國股市一般的運作,也有不是。好比你現在可以炒中國股市,可以炒香港股市,也可以炒美股。我的大學同學胡菲特,最近改炒美股了,他之前買了唯品會,特斯拉,哇,那些回報簡直上天,當然他跟隨他的崇拜者巴菲特重倉富國銀行,這也很正確,穩是所有投資中獲利最普遍的一種態度。我也開始摩拳擦掌了,玩股說來說去也是我這種金融界出身終身無法熟視無睹的行業,只是我堅決不會觸及臭氣燻天的中國股市,在十年前我們啤酒開心之餘,已經把中國股市等同中國足球,積重難返,不破不立,好比文革十年一般,必須犧牲一代人的青春和幸福才能扭轉方向,健康前行。

作者:普茶藏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