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雲南茶文化憑啥這麼熱?
發佈日期::2021/6/8、瀏覽次數:8


雲南茶文化憑啥這麼熱?


當下,以撰寫出版茶學圖書、舉辦茶學沙龍、茶學研討、茶藝培訓、茶書展覽、飲茶休閒、茶山旅遊等為代表的“茶文化熱”在雲南大行其道。


近日,記者來到在崑明茶界頗有名氣的貓貓茶書館,見到著名的茶文化暢銷書作家週重林正在忙著為購買其新作《茶之基本》的讀者簽名。


在這個以專賣茶書的書店裡,書架上有一百多種國內外的茶學圖書在售。書店經理貓貓說,從2017年2月開業至今,這個小書店已經銷售了600萬碼洋的各類茶書。今年銷售更是看好,《茶葉戰爭》《易武與古六大茶山》《綠色黃金•茶葉帝國》《普洱熟茶教科書》等很受茶友們的歡迎,而今年2月才出版、解讀茶聖陸羽《茶經》的《茶之基本》已經是第2次印刷,目前賣出了2萬多冊,很快要第3次印刷。


有一個千億元的大產業支撐


“茶文化”為何會在雲南興起這樣的熱潮?

記者採訪了幾位雲南茶文化專家與茶行業的企業家,他們都一致認為這得益於飛速崛起的雲南茶產業。

“茶是中國人民送給世界最好的禮物——健康飲料。中國人利用茶已有3千年曆史,茶樹的栽培和利用都有極其豐富的文化內容,是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研究生物多樣性和文化多樣性雙重價值的代表性物種。雲南是茶的故鄉,茶是雲南各族人民對生物多樣性可持續利用的一個代表。 ”今年83歲的國際著名的植物學家、中國植物學會民族植物學分會名譽理事長、中科院崑明植物學研究所研究員裴盛基先生這樣說。在陣陣茶香撲鼻而來,密佈著一個個茶葉店鋪,不停地進出著車輛與南來北往的茶商、茶客的崑明雄達茶文化城,也彷彿用一派繁榮景象為裴盛基先生的話在背書。在此銷售的為廣大茶葉消費者所周知的“老班章”“冰島”“昔歸”“易武”等雲南名牌普洱茶,不僅吸引了雲南本土的眾多茶葉商家,也令來自福建、浙江、廣東、安徽等地茶商長期紮根在此經營。還不時有韓國、日本、美國、俄羅斯等外國茶商來此洽談生意。


早在20世紀90年代起,雲南省委省政府就開始依託眾多古茶樹資源優勢,為打造雲茶產業謀篇佈局。到2015年,雲南省的茶葉產值達623億元。“十三五”時期,雲南省委、省政府將茶產業列為高原特色現代農業產業的重點。


近年來,雲南省對以普洱茶為代表的茶產業不斷加大引導扶持力度,將其視為促進農村脫貧攻堅、茶農增收的重要路徑。雲南省2016年出台發展《高原特色現代農業產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要求各地大力實施規模化強茶戰略,全面增強雲茶產業綜合實力。2017年又正式出台了《雲南省茶產業發展行動方案》,提出要充分發揮雲南省茶產業物種資源、生態環境、產業基礎、產品特色等優勢,到2022年,全省茶葉面積穩定在630萬畝左右,茶葉產量達到40萬噸,茶葉綜合產值達到1200億元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該方案的第8條明確說要“加強對雲茶文化的挖掘、研究和推廣,大力推進茶文化和茶產業發展的深度融合,為茶產業發展注入新活力,提升產業競爭軟實力”。為此,雲南各地深入挖掘“茶馬古道”文化價值,收集、整理與雲茶有關的歷史、傳說、傳奇故事,陸續建設了一批具有濃鬱茶文化特色的茶博覽園、茶博物館、茶體驗店,開展茶文化進機關、進校園、進企業、進社區等行動,傳承普洱茶傳統技藝,舉辦普洱茶博覽會,評選雲南十大名茶,培養了一大批宣傳云茶文化的學者和專家,作為弘揚雲茶文化代言人。  


同時,全省紛紛推動茶旅一體化,促進茶產業與特色旅遊、民族風情文化、綠色餐飲、“大健康”等第三產業融合發展,提升茶產業的生態、休閒、文化和非農價值,大力發展集休閒、觀光、體驗等功能為一體的新業態,推進茶產業與旅遊、教育、文化等產業的深度融合,積極拓展茶產業功能。雲南省計劃到2022年,打造3個茶產業三產融合現代農業示範園(區)、5個以茶葉為主題的休閒觀光園區、10條茶文化精品旅遊線路,建設100個秀美茶園、美麗茶鄉村。


根據云南省農業農村廳與雲南省茶葉流通協會的統計,2020年,全省茶園面積達720萬畝,比2019年增加43.3萬畝,增長6.4%;全省茶葉綜合產值達到1001.4億元,比上年增加65.4億元,增長7%,“十三五”期間年均增長10%。


有一個揚名海內外的茶文化研究群體  


茶文化之所以能“熱”在雲南,並非空穴來風。  


這裡,簡略回首一下云南茶文化的幾個大事件,無疑有助於理解茶文化為何能在被譽為“世界茶樹原產地”的雲南越來越熱。


1990年7月,雲南大學青年教師木霽弘聯合陳保亞、李旭、徐湧濤、王曉鬆、李林等人徒步考察滇藏、川藏交界一帶的歷史文化,首次提出了“茶馬古道”這一後來為國內外學界普遍追捧的學術概念,在國際上引發了“茶馬古道”研究及旅遊熱,使得“茶馬古道”成為近年來一個流行海內外的標誌性文化符號。


2002年6月3日,中國國際茶文化研究會、西雙版納州人民政府、雲南省茶葉協會聯手,在普洱茶鄉景洪市共同主辦了2002年中國普洱茶國際學術研討會,吸引了中國、日本、韓國、馬來西亞及我國港澳台地區的190名專家學者參加。


2007年,國際上首個以“茶馬古道”為主要研究方向的茶馬古道文化研究所在雲南大學正式成立,推動從歷史、語言、地理、文化、風俗等多角度開展了雲南茶文化的研究。


在專家學者們的積極推動下,2013年3月,雲南省文物行政主管部門積極將省內保存完好的300多公里茶馬古道路段和230個文物點(包括村落、寺廟、客棧、商號、古茶園)成功申報為全國第7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使雲南茶馬古道文化線路遺產首次整體列入了國家依法保護的範疇。


2011年9月,作為雲南普洱茶製作技藝突出代表的“大益茶製作技藝”,入選國家級第二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2013年11月,擁有1.8萬畝古茶林的普洱市瀾滄拉祜族自治縣景邁山被列為“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錄”。這是我國第一次為一座茶山申報世界文化遺產。


2020年5月21日,在首個“國際茶日”來臨之際,“世界茶葉圖書館”在西南林業大學正式成立。同時,與其相配套的古茶樹研究中心掛牌,“世界茶樹原產地古茶樹資源展”也正式展出。它們以古今中外豐富的茶書、茶企資料和茶葉大數據為依託,以古茶樹研究為基點,集研究、展示、交流為一體。


中國國際茶文化研究會理事、雲南省茶葉流通協會副會長、國家一級評茶師、雲南弘益大學堂校長李樂駿近日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中國茶,從來不僅僅是有物質的一面,中國茶人,自古就更加關注茶中的精神力量。所謂"君子不喝無道之茶",自古不虛。沒有什麼比茶人更幸福的工作了,因為茶人的唯一產品,就是美好。 ”


由他創辦的追求“美好”的弘益大學堂,2014年至今,累計培養學員6500餘人;創辦弘益茶道美學在線內容平台,收穫四十餘萬讀者的訂閱與認可;發起弘益茶會500餘場,公益奉茶超過50萬杯,成為國內有影響的茶文化機構之一。


放眼崑明、臨滄、大理、景洪、勐海、普洱等地,開展普洱茶文化研究、茶馬古道文物展示、茶藝培訓都已經蔚然成風。  


走進云南大益集團公司設在勐海茶廠的大益館,裡面有一個專門進行茶道研修與培訓的大益茶道學院。作為中國首家職業茶道師認證及研修機構,於2010年5月在崑明成立。成立以來,大益茶道院持續開展富有特色的茶道教育和茶文化推廣活動,成傚卓著。目前已在海內外開辦各類職業茶道班、茶業經營班百餘期,培訓學員數萬名;連續多年舉辦大學茶道師資研修班,為全國100餘所高校近500名大學老師進行了茶道專業培訓,幫助40餘所高校開設了大學茶道公共選修課,受到廣大師生的熱烈歡迎。大益茶道院還成立了中國茶修中心,在北京、崑明、勐海設立三大教學基地,著力傳播健康的飲茶之道。


而總部設在有“中國第一茶葉大縣”美譽、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勐海縣的雨林古茶坊,則致力於傳播雲南古茶樹文化,從2012年起組織開展茶山旅遊,已經接待了來自全國各地超50000名茶友造訪雲南普洱茶山,讓大家實地感受雲南久遠的茶文化。  


更引人注目的是,還有一批批研究、寫作雲南茶馬古道歷史、普洱茶文化、茶葉發展史等問題的專家學者活躍在全省各地。  


木霽弘、黃桂樞、邵宛芳、楊海潮、周紅傑、詹英佩、雷平陽、週重林、楊凱、李炎、胡浩明等一大批學者專家,撰寫出版了眾多關於雲南茶文化歷史、現狀以及普洱茶相關知識的著作。其中,一些專著成為國內茶文化研究與普及的暢銷書,重要代表作有《茶馬古道上的民族文化》《普洱茶文化大觀》《普洱茶記》《雲茶大典》《中國普洱茶古六大茶山》《茶葉戰爭》《茶葉江山》《普洱茶保健功傚科學讀本》《造物記:雲南古茶園的秘密》等。作為雲南茶文化研究後起之秀的青年專家週重林,連續出版了多部茶文化暢銷書,他的茶書《民國茶範》《茶之基本》等著作連續3年被評為“雲南十大好書”之一。


同時,國家級、雲南省的新聞媒體及以“茶葉復興”等為代表的眾多茶文化方面的自媒體賬號,借助互聯網大平台,為雲南茶文化熱潮不斷搖旗吶喊、推波助瀾。                        


有休閒文化大潮的助推


今年五一長假,來自全國各地1783萬多名旅遊者讓雲南多處景區“爆棚”,其中有些遊客就是專門到雲南古茶山旅遊的。他們漫步崑明、大理、麗江、景洪、普洱、騰沖等地,各式各樣的茶館、茶吧、茶樓四處可見,充分感受到了盛行在雲南的休閒飲茶之風。  


改革開放促使我國社會經濟迅速發展,廣大人民群眾的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而中國城市休閒化的發展正滿足了人們的需求。


2021年4月28日下午,在西南林業大學世界茶葉圖書館舉辦的一場茶學沙龍演講時,國際著名植物學家裴盛基先生說:“我國歷來就有"北方賽馬,南方賽茶"的傳統文化,現代社會進一步拓寬了茶文化的範圍,尤其在經濟領域,以文化搭台助推區域經濟發展的引導下,各地以茶文化為主題的活動蓬勃興起,傳統的茶館文化隨著人民生活提高進一步提升了大眾對茶文化的生活情趣和健康需求,成為我國人民日常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


人們注意到,歷史上長期遭受貧困落後的雲南今天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巨變。在2020年,雲南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取得歷史性成就,困擾雲南千百年的絕對貧困問題成功得到解決,全省完成地區生產總值2.45萬億元,增長4%。更可喜的是,雲南“十三五”規劃目標基本實現,地區生產總值增速位居全國前列,經濟總量實現歷史性突破,在全國的排位從2015年第23位躍升到第18位。這為雲南茶文化的流行奠定了最堅實的物質基礎。  告別了貧困、逐漸富裕起來的雲南各族人民可以在緊張工作勞動之餘,享受輕鬆品茶的休閒樂趣。特別是在崑明、大理、景洪、普洱、麗江、臨滄、騰沖等這些文化旅遊融合傚果顯著的重要城市,生活休閒化發展勢頭迅猛。  


根據2020年9月華東師範大學、上海師範大學聯合課題組發布的《2020中國城市休閒化指數》報告,2020中國城市休閒化指數排行榜中,涵蓋了北上廣深津渝蓉杭這些超大特大城市,作為Ⅰ型大城市的雲南省會崑明位居第16位。這份報告預測,到2025年,在目前列入監測的我國36個主要城市中,包括崑明在內一些大城市的生活休閒化水平將進入中高水平的發展階段。  


同樣在2020年,12月9日,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中國社會科學院旅遊研究中心和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在北京聯合發布了《休閒綠皮書:2019~2020年中國休閒發展報告》 ,認為在經濟高質量發展過程中,促進休閒產業發展是我國未來的一項長期任務。它對於促進個體身心健康、融合家庭關係、增進社會和諧、推動社會進步、促進國民消費、豐富經濟形態,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展望未來,週重林感慨地對記者說:“雲南許多少數民族地區能夠脫貧致富,要感謝茶,因為茶能富民興邊,茶能在今後的鄉村振興中發揮重要作用。雲南應抓住普洱茶大發展的機遇,依託龐大的古茶樹資源、生機勃勃的茶產業、新興的茶文化創意機構,著力打造世界茶文化中心。”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背景下,隨著國民收入水平改善和健康意識的提高,飲茶消費有望成為未來我國休閒市場的增長新動能,而與茶產業發展相伴相生的茶文化也必將進一步普及與盛行。